近兩年時間的盡頭
臨近了

害怕、緊繃、憤怒
從身體裡迸裂出

狂躁離去後
緊接著無力感迎面襲來

不是任何人
只有自己
反鎖在真空的箱子中

逐漸
感受不到血液的流動
輕微的風煽動翅膀
海面下沉乾枯

一個又一個凹陷的床墊
緊緊貼著驟降的體溫

年復一年

一年的時光比起飛逝
更像是讓人給剪去了一大格
我們分別站在不同的紙面上
旁邊各立了不同色、型的人事物
當我們小小地往哪邊邁了一格
他們便會一件件地彈立起
混亂的顏色阻礙了彼此的視野
漸漸的看不到對方也是正常的吧
你白色的手淹沒在繽紛的色紙中
晃動的細小的手指像是瀕死的鳥兒

That of all

追究起來,現在為何在此呢
那是個與目的地差得遠的距離
誰也連接不起,也無法拼奏出


孩子正努力將所剩不多的拼圖碎片
塞進尚未被填補的空洞
不管是那片或是這片拼圖都非常合適
非常合適

充血的雙眼

當朝向廣大無邊的海洋投下瓶中信時
看著它在一片片浪潮中載浮載沉
它將逐漸變得渺小最終消失於視野

丟下瓶子的瞬間,未曾想要它被撿拾起
不曾期望過被人開啟的那一天
只因那是一段不想任何人知曉的信息

當手中的筆脫離了破舊的紙時
就已中斷了你與它的所有關係、連結
成為完美作品的時間只有那不被誰發現的時光

層層的薄皮膚與脂肪
肌肉、血管還有神經
彼此緊緊地相互纏繞住
附帶著洗刷不去的疑慮

為何此時此刻會存留於此
讓思緒流動起來的是什麼

或者
打從一開始就沒做出任何選擇
孤守著雪地裡破舊消逝的情意

繞著生鏽損毀鐵網
持續重複轉圈徘徊
淹沒在瘋狂的風雪裡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