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門鎖上呀?

聽著
回望
看見
遍佈了坑坑洞洞的大道
空中垂著一條條粗細不一的繩子
剩有路標仍是直愣愣地
替人們指向前方
卻遺漏
殘留在陷阱中
那些血淚和悲憤

-----------------
20120408

溼答答的梅雨,游泳池的鞋子

Maximilian - No More Lies To Reach You

自細小的孔洞中接連滑出停不住的水珠
隨著閉眼而流下眼角
流過蒼白無色的肌膚
溜進艷紅的喉嚨底部

伸出手 “鏗”的一聲
又把手撞紅了 第五百一十六次腫起來了
看見的所有人都如同自己
都裝在比能容納身體再大一點的箱子中
箱子的底部或是上方都有著絲線連接出去
各種不同顏色粗細材質的線
通往哪只有自己清楚

時常會見到
拋出線的兩端在空中晃呀晃的
等待另一邊的線勾住
也閃躲每一次的相接
聽來有說有笑的兩人 高低浮動的聲音
到頭來的兩條線卻彼此蜷縮回去
那樣的兩人依舊沒開啟箱子的門
隔著霧濛濛的粗糙玻璃看向對方
持續 說笑談天的每一天

看見了屬於我自己的線
被常人稱之為緣或是牽絆
藏在多數中的鮮艷麗紅色
是裡面最粗壯的
也最為脆弱
小心的緩緩的拿起它
緊緊的握在手掌心中
卻又不使它煞然應聲斷裂
手掌中傳來線絲的粗糙感
有點溫熱有些溫暖
全身被籠罩不可擊破的安全罩內

肺臟像是要吐出些什麼的
嗆烈的火熱在氣管中快速攀爬
想對它說 想要告訴它
卻在即將張口之時
被冰冷堅硬的理性發現
抓住並狠狠的被摔下去
消逝飄散的稀薄的雨中
只聽到見 微弱不已的
…………對…不…起


廢話 T&B
時間太匆促了,無法把想表達的更好的訴說
每當清晨來到,身體總會把我抓回軀殼

紫錠色的光比常人更加包圍住我
腦袋中的眼睛始終無法睜開
裝在眼眶中的珠子比平時更賣力
沉睡不起的喜悅

今天去測了類似健康之類的
不過不是普通那種身體檢查
坐在電腦前 雙手放上儀版 拍照
金木水火土的五角星
雖然比正常人小了一倍不過還看得出原形
安定指數遠遠超出活力度
更加詭異的是
只有我的光是錠色 像煙霧一樣
其它人的是像太陽般四射的黃色或綠色
顏色很美很喜歡 不過未來可能會中標的疾病那欄太礙眼了
說是我太安穩太冷靜太過 如何?
其實不是那樣的
因為當時周圍的人我都不感興趣嘛
這種把內心說出來的儀器還真危險呀
能讀懂它的只有我嗎?
不過比起紫錠色我還是喜歡橘色系呢
下次弄成橘色再去照看看

亂糟糟的阿哈~果然是兔虎無法逆逆了腦性麻痺
下雨天不可以去游泳池游泳呀....
會喝進酸雨的!
20110517

停下來


有沒有看過用鮮血寫下的文字
長而尖銳的鋼筆在光滑的腦袋上
絲毫沒減速的留下撕裂開的暗紅通道

喉嚨的支氣管大概腫了起來
空氣通過狹小氣管的聲響振動了耳膜

難過憤怒的原因是?
因為很沒用?
就像今天交出去那拙劣噁心的作品一樣
上面是這麼寫的阿
''必須與人溝通彼此交談
經過幾番修訂後
再努力實踐它''

現在正通過第二列事項
得出的結果是
我很沒用又很無力
那麼實踐第三個事項了

我不需要''這樣就可以了''
''能背得起來很厲害''
''很辛苦耶''
這種什麼都沒有的空虛句子
事實是我沒有那個能力也達不到你們要的程度
我很沒用所以我寫不出你要的好文章
所以夠了。。。
讓我什麼也不要做比拿起筆在那塗塗寫寫來的更好
一定來的更好

我沒有那個五十個人裡只能選擇一個人的實力
我什麼也沒有
我什麼也不要有
我不要有任何能力
我不想要做任何一件事
我不要作一切我不想做的事
我不要把自己扭轉成能寫出你需要的那種文章的人
我沒有那種力量寫出能夠被你們欣賞的作品!!
所以別在嘗試讓我去成為一般人想要看見的那種人了

如果我是 那從一開始我就會是

逐漸的長大



我感到臉上的血液全沖散了
顫抖緊握的拳頭沒法克制的迅速降溫
短短一兩秒間的時間內
背上那串連著巨石的鍊子連帶的撞破海面
撞擊的強大水壓使身體像個破娃娃似的
衝破肺部的痛楚讓人感覺
此刻若啃咬下手臂
也流不出任何一滴血液

但我想
我是對的
因為沒人反駁



記錄下最近的狀態
最近身體真的很...讓人想翻桌
好不容易等待能和可愛的妹妹們一起出去逛
但該死的走一步痛三次
伴隨每次呼吸 胸腔的肌肉陣陣的抽痛
很好現在連呼進空氣吐出CO2都不允許了
僅僅只是走了段路卻感覺快昏了
這絕不是身子變弱!
不容易的撐著笑臉回到家
發現只要不扯動肌肉就不會痛
誰來試看看躺著不動還要憋氣呀!
三更半夜還看韓劇的老媽幫我掛了診
過幾天又去看了下心臟
看起來鬼畜受樣的醫生感嘆如此輕的年紀就...
好了我都隨便讓你們摸了就別再囉嗦了...!(字面上的意味
到了九月還得回去做24hr的檢查
這新鮮的體驗可真讓人期待
不過報價單上的數字卻讓人瞬間冷靜下來。

回來後挺多人詢問了實習的種種經驗
那就順道打下心得

在那裏
有人的身體漸漸壯朗
但也有人漸漸削弱
但是見到我們卻總是溫柔的微笑
我們用著生疏的台語向他們聊天
大家也絲毫不厭煩的回話

經過種種波折好不容易決定報告的對象
爺爺他用台語教我他年輕時記憶的語言
他快樂的用日語說著各種物品的名字
雖然是為了報告而來
但是看到他這麼的精神和高興
我能理解到這份工作的喜悅
來不及告別爺爺就出院了
最後一次的交談他也是滿臉笑容的說謝謝

選擇了另一個可愛的阿伯為給藥對象
每當換藥時我總會看見他那雙已經無法走路的雙腿
我想把情緒拿掉是進房前最重要的功課
和許許多多不同的人交談
實為受弟為攻的小港先生讓我們見證他日漸壯闊的後宮
我想他背後的金庫也會讓人驚嘆(這不是重點

的確
總結來說是愉快的
但卻不能忽視讓人感到噁心的痛苦
往後
一定會遇見更需要控制忍受的事
但現在
我只想抱著碰見所有人的美好來品嘗

即使身體上有所殘缺有所障礙
那笑容一定比皺眉來的更讓人放鬆

對著人潮洶湧的FF該哭還該笑.....?(笑



第三次去了高雄的FF,原本這次也想來的哥哥因為有其他的事沒法來,
很好因為我可不想邊當嚮導順當玩偶。
我從來沒在FF排過這麼漫長的時間,
隔壁的阿城也壓抑不住的罵上了兩三句,
前進的過程中也難免有些動物插了隊,
永遠也無法避免的。

怎麼說這次的收穫呢,
竟然請REA大人簽到名了...,還買到了PQ!!
當然腳已經超過極限隨時都會倒地,
去外邊的7-11補充HP和MP後再次鑽入巨蛋內尋找阿城他心中嚮往的天使們,
身上連一百都不到的我和連一毛錢都沒花的他可真是赤裸裸的對比,
拋下他我向朋友拿了之前台北場代購的本子,
做為生日禮物,有錢的大哥把它們放到我的收穫裡,
這時的我還不知道明天會是我每個月最沉重的日子和大家傻傻的吃冰去了。

即使是現代科技也還是有失靈的時刻,
我可愛的小手機發出了最後的嘆息,在我和所有人分散時
,突然被人拉住說要去見個人,
眼鏡斗M穿了件必須用老爹的領帶遮起來的可愛藍色襯衫,
看見她時第一眼一定是那條老爸氣味濃重的領帶吧...。
沒看見我,我也寧願我不存在,
後來還是沒法找到其他人,也沒任何心情找尋了,
不論是哪方面都是疲累的一天呀,開學後我一定會去好好的看醫生,OK。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