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那是你呢

希望你,看向我,見到我眼瞳中的銀色靈魂



雜亂的人潮不斷張嘴闔嘴,穿著比星夜更加純粹的黑色衣服,垂直落下且相互交錯,五官透露出無法置信,從臉上最大洞孔吐出的言語,是我完全聽不懂的意義,雖然使用的是我熟悉的語言。

「我敢說那孩子是跳樓自殺的哦。」「不不,聽說是被人亂棒打死呢。」「據說是被推向高壓電塔電死的啦~」「那麼你呢?你怎麼看呢?」

看向我的視線瞬間變多,吵雜不堪的談話聲也小聲了一點點,慢慢的將眼簾垂下,我不小心掛起微微的淺笑。
「我看到他飛翔在遼闊的藍天哦」右手輕搖著破舊的布娃娃小蒂。
聽完這話,吵雜度更加上升。

「大家安靜點,這孩子有點累了,所以請讓她好好休息哦」一雙大手突然落到我頭上,被黑色喪服覆蓋全身的叔叔揮了揮手,七嘴八舌的人群慢慢散開。
「好了,別想太多,儘管好好休息吧」望著被陽光照射至地面的影子,黑影熟練地點起根香煙,接著慢慢踱步走開。

我繼續埋頭苦想,我無法記起翅膀是長什麼樣子,應該是銀色的、閃亮的、溫暖的並且溢滿了回憶,那麼扯下的翅膀到哪去了呢?無法記憶起,也許在床底下的寶物盒或者被藏在媽媽房間最高的櫃子上。人群不斷向前,對著與我身型大小差不多的盒子落淚。

動了動久坐而麻掉的雙腿,把可憐的小蒂留下來,輕鬆的從椅子上躍下,激黑的潮水立刻剖成兩半,和摩西切開紅海時很像,我有點歡樂的想,差別在於我沒費絲毫力氣。緩緩走向了裝著沒了翅膀後剩下的殘渣。稍微歪著頭看向大盒子中的異物,那小東西長著人類的臉孔和人類的身體,像是我摯愛的天使。
「以後要乖乖聽你母親的話,當個乖小孩。」發出嘶啞的嗓音,父親伸出雙手從背後將我抱住,雖然想提醒他話中的錯誤,不過父親擁抱的力度使我有點喘不過氣。背部的黑色洋裝被水漸漸潤濕,想轉過身看個清楚,但我還是將好奇心壓制下來了,畢竟我是個好孩子。四周啜泣的細聲越來越大,直到變成無法壓抑的嘶吼。

「為什麼大家要為了那個東西哭呢?洛洛。」轉頭問在身旁的弟弟。
「不知道呢。」洛洛細緻的小臉蛋上出現了疑惑
「但是密密麻麻的好像姐姐和洛洛之前去過的遊樂園哦。」咯咯笑著的洛洛舉起沒了上肢的手臂快樂的揮動。
「說的也是呢,好想再去一次哦,和洛洛一起坐旋轉木馬一定很有趣。」我輕輕撫摸洛洛散發微微銀光的柔軟短髮,心中發出羨慕的讚嘆。
「那麼我們去坐吧!還要一起吃兔兔棉花糖哦。」洛洛用殘留幾根手指的另一隻手臂,握住我的手大力搖動,生氣盎然的眼睛透出像他頭髮般柔柔的銀色光輝。
「快點嘛~一起來呀!」他加重力道的搖擺我們相連的手臂。
「姐姐為什麼不跟我一樣呢?銀色的天使不是姐姐最喜歡的嗎?」洛洛用軟軟的童音問我。
「我不行哦,即使裝了翅膀也飛不上天。」
「咦~為什麼呢?」洛洛加上了歪著頭的動作。
「因為我要讓更多人能像洛洛一樣飛翔在最喜歡的天空呀。」
「嗚哦~姐姐好厲害哦!那姐姐要怎麼讓大家飛起來呢?」洛洛大力揮擺雙肢,做出鳥兒振翅的動作。
「先把翅膀輕輕裝上再拿掉就行了哦。」輕輕舉起食指,學著母親的動作,柔聲的為他解釋。




TBC

如果還有後言的話會打的
還是散文和詩比較有趣呢

留言:

你已經找回你的寫手魂了。
所以接下來我可以期待你出小說了是嗎?

留言:フォーム













秘密留言: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