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仰望星空
他曾好奇過,為何他總是對宇宙有著深深的眷戀。記得每當追逐在一顆顆滑落天幕的星星下,毫不猶豫的在沾著露水的草原上翻滾,一呼一吸大口大口地喘氣,左手覆上仍激烈跳動的胸膛,伸出去的右手好像就快抓到了些什麼,他的確是觸摸到了,他看著那些顏色不一的星星在指縫間閃爍著光芒並且躍動,他等不及了,而總有一天他會帶著能裝下所有星星的船去拜訪現在仍所未見的一切。


黎明前
盤腿坐在床上,他深吸一口氣後,順著黎明將近的速度再緩緩吐出以作為冥想的結束。原本佔據房間各個角落的低氣溫在時間的流逝下悄悄離開了,房裡漸漸變得溫暖起來。正該是平時活動身體的時間,他如此想著卻遲遲沒有起身,有點冰冷的身體沉浸在從窗戶直射進來的晨光中,一點點地暖活起來。


喧鬧的酒館
不對著火辣身材的獵戶座女孩拋個媚眼可是會被關上個好幾年的,沒錯!聰明的他可不需要有誰來教,雖然在這混亂地方打滾時可沒少挨上揍,但這可是所剩不多的堅持呢,誰讓他天生就有湛藍的雙睛,再配上頭金髮和迷人的好身材,只要他想一起分享空曠的床就沒人會說不。
用著所剩不多的清醒向酒保又要了杯濃烈的朗姆酒,他對著重新被倒滿的酒杯露出了迷茫的笑容,並沒理會口袋中通訊器的突然震動,仰起脖子倒空了酒杯,一口氣把所有蜂蜜色的液體吞下肚,他對著倒舉的杯子半睜著眼,微微張開口露出濕潤鮮紅的舌尖並捲走最後滴液體。


裝飾品
他邁開自己修長的雙腿,雙手背在背後,順著潔白的通道並預定回到分配給他的房間,在執勤後休息儲備體力是理所當然並合理的,在2小時後他將前往實驗室,執行預定好的科學計畫。輸入指定密碼後跨入船艙內,整個房間就如同剛到來時般整潔乾淨,只是多了些生活用品,例如掛在衣櫃中的藍色制服以及私人的黑色衣物,放置於床頭櫃的手工珠鍊是母親親手交給他並希望他能帶上的,儘管他不認為如此一件小物件能起到什麼作用。
每次看見珠鍊總會讓他想起母親的臉,那雙因為微笑總是微微彎起的褐色眼睛,即使一半的血統並不認同母親過於外露的情感,但不得不承認,如果用人類的字語表達,他愛她,並感謝她在養育他的過程中,為他表露出的那些情感,儘管有時他認為那不合邏輯也無法完全了解那些情感。


小矛盾 
一開始他還感到無所謂,沒錯他是多耍了些聰明的小手段來讓自己通過測試,因為他就是他媽的相信絕對沒有打不贏的架,所以即使到現在,當他只身一人站在所有學員、教官甚至是艦隊軍官面前時,他也沒有任何感覺,嘿~能有個像他這樣超級應變能力的聰明傢伙在星際學院裡,他們可真該感到滿足了。
直到他第三次不耐煩的翻白眼並提出要見見提出告訴的對方時才加減清醒過來,他看著從座位中站起來的瓦肯人,從對方起身、拉了下衣服下擺甚至走到面前來,他的眼睛沒有一刻從對方身上拔下來,不是說他有多麼恨這傢伙,而是…該死的他怎麼就沒見其它人能把黑色軍官服穿成像色情片裡的性感男星般火辣,不過接下來對方性感薄唇吐出的那些混帳話讓他暫時忘記了剛剛帶來的火熱衝擊。等等,他剛剛是不是誇了兩次他性感,該死的果然昨天灌下的那些酒精還沒退去!
他早就在小時後把車開下山谷的懸崖時就體驗過一把死亡的滋味,他還記得高速運轉的車輪刮起的那些風沙,他只有不斷的踩住油門,像是根本忘了煞車的存在,在最後一刻他從車裡跳了出來,幾次翻滾後他停了下來,沙粒在手臂上刮出一條條紅色痕跡,能聽見心臟在胸腔裡碰撞的聲響,他笑了,大聲的在揚起的塵土中笑了。

留言:

留言:フォーム













秘密留言: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