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在炙熱得把人融化黏稠成一團泥的夏季正午,
甚至連陰涼房間的小角落也被熱情不已的烈陽暖和起來了,
全身彷彿被注入無法見著的力量,
曬得暖烘烘的頭髮被風頑皮的戲弄著,
對著因陽光而潮紅的臉頰一陣猛親,
深黑影子緊緊跟從我的腳,
不因縮短的身高而減輕它的速度,
恍神的屹立於街道的盡頭,
漫長遙遠的彼端被蒸熟的幻影隨陽光閃爍的次數搖曳擺動。
忽然,龐大的墨色壓制住遍佈金黃的景色,
溫熱潮濕的風開始吹來陣陣的陰冷,
水與地面的相擊聲撞出了輕快似魔法的優美旋律,
渺小卻數量繁多的雨滴突襲了曬著太陽浴而措手不及的人們,
短暫而來不及發覺的時間悠閒的撐著傘晃了過去。
接著,大地與太陽重新在午後灼熱的夏季偶然遇見。


如陰晴多變的氣候般,太陽無法永遠高照在天際,
人們也無法將愉悅的心情永遠留下來作伴。
在擁有溫暖氣候的日本,若是希望陰雨放晴的話,
人們會在窗邊掛上白色的小娃娃,
在娃娃臉上畫上的笑容,
總是等待盼望著太陽的露面,
他們以此來祈求陽光的照耀。
那麼心呢?
是不是也能夠像晴天娃娃一樣,
只要不斷地祈禱著,
被陰雲糾纏已久的心能否真的能掙脫超載的重量,
重新掛回到湛藍色的畫布上呢?


有時候大雨會狂奔而來,甚至伴隨著強風,
激烈吹打著的大風大雨,連站立都非常困難。
發覺之時,眼眶中已浸滿了暗沉透明的水,
與爆衝而下的雨相繼淹沒視線,
用不著多久連自身站立之處也即將被包圍。
覆蓋於上空的厚重的暗雲有著不論是誰都會害怕顫抖的驚人體積,
像是無止盡般,連最後一絲洩漏出來的煦光,
也被塞滿了悲憤的黑雲緊緊地擁抱住。
儘管如此,就算連歸巢都被雨水翻覆,
也絕對不想放棄。眼前的景象開始發黑,
無力的逐漸向後倒下,
在空盪的軀體被強勁似漩渦的水填滿前,
奮力的用掉了肺中僅存的空氣,
剎那間,手終於刺穿了冰冷的水面觸摸著空氣,
激起的水花滴落並滑過指間,
對著看不見光卻仍是清晰可見的世界,
伸出失去意識前最後一次,
最終的祈求。

睡著般漂蕩在皓白的海洋中,
散落四處的鏡子碎片快速閃動著模糊的景象,
渾沌記憶裡的晴天娃娃似乎永遠都是如此,
掛著那樣充滿期盼的笑容,
像似不斷不斷向眾人訴說著,
說著沒有不會停下的雨,也沒有不會放晴的雲。
既然如此,我想這麼想著,想著要再見一次,
沐浴在灼熱驕陽那讓人溫暖到想流淚的溫柔笑顏中。


最後的影像,
是洗淨但還殘留些白色泡沫的碧藍夏空,
黃澄色的火球抖落的光線散落整座大地,
照耀出身影的人們隨意的談天說笑並隨性漫步。
墨黑色的髮反射了些微刺眼的亮光,
當因笑而微微彎起的深邃眼眸將光芒回敬給太陽時,
宛如玻璃上鑲著碎落的水鑽。
漫長大雨過後,
澄靜到令人肅然而起的深藏青色晴空,
最後一滴的雨水如眼淚般在天宇的臉龐上緩緩滑落,
重新綻放的是,使我不住漾起笑意,
緩緩流轉並逐漸融合的天空和海洋,
宛若剛降生的世界,柔軟且溫暖。
一縷縷穿透雲層而折射的淡透明曦光連接起天與海,
無邊無際的寂靜和捕捉不到的光暈讓人不知身在何處。
此時,因征途而疲乏的旅人已做足充分的休息,
猛烈地抓上柺杖一腳躍進前方無任何指標的彎曲小路,
高空當頭的烈陽讓人不經意地把旅人過於湛藍的背影
看的模糊。



晴←其時我更喜向陽的
我會越來越討厭學校的 ....
就說了我的風格和你們不一樣嘛!!
別因為只是字寫得好一點就可以隨便投稿來打擊我呀!!

最近總是報告報告
ㄅㄠˋ(ㄅㄣˋ) ㄍㄠˋ(ㄉㄢˋ)
加起來的話...聽說有快十篇啦
為了我尚未長大的心靈之苗我決定不去數
由於是團體報告所以挺麻煩的呢
哀....越想心情越差
好想抓著誰誰的頭去撞廁所的的馬桶阿...

全家的OP只差了廚師一人
換了快十隻連只廚師都不見蹤影
經過兩年歷經滄桑的廚師長是流浪去了嗎?
我家的船長被劍士們圍繞著呢!

四月心番真的超棒的是怎麼回事....
讓人倍增感動呀
排除感動後最喜歡的莫過於兔與虎了(目前)

很多事都挺難想透徹的
理性上該如此但野性卻阻止我了
順著本性帶來的傷害
不想傷到誰 卻是唯一能接受的答案
該怎麼說怎麼做 該看向哪往哪走
要是連一個路標一枝花草都沒有的話就好了
那樣不需去想決定的後果
有誰的眼睛能將射進的光芒
看成盡是白色無雜質的世界呢

作報告畫卡片去啦~
20110507

留言:

留言:フォーム













秘密留言: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