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見

重新綻放的是,使我不禁回以笑容,從未見過的美麗景緻。

好的~由於某些因素(眼殘的新老師又選到我了)
這篇在投稿前沒法放了....
投稿校刊什麼的,對我來說就像投英文稿到中文刊去
人家要草莓味我硬是給鳳梨汁,老師你也別這樣玩我...
和母親提起了不會寫作文這事
母親大人回我:以前不是有幫你買"如何寫作文"之類的,看那個阿。
不...不是這樣的呀母親大人呀呀呀!!!裡面只有教我怎樣照樣造句呀!!
20110329



碎碎念:
好的!這是作文!這是要交上去的作文!這最好能叫做作文啦!
寫一段時的背景是非常微妙的...

那是一個晴朗帶著點涼風的早上
我不想起它是星期幾,所以在這我們就假設是星期六吧
坐在野外喜宴,台語叫做"烘洽(ㄏㄨㄥ ㄑㄧㄚˋ)",
是不是這樣叫別問太多我台語無法見人的
拿著筆電被一群聊天的大媽包圍著
鏡頭再拉遠點的話能看見快樂放著沖天炮的小孩
拉近鏡頭的話能發現,客廳被親(侵)家給佔據
要不然為什麼我得坐在一個標示"同事請坐"的紅桌子上打作文呢...

除了第一段外剩下其實都是多餘
這學期過後就不再有國文課...
一開始原本還只是離地三千六百呎
現在轉頭往下看,只剩六百呎的距離
每次翻出秀秀大人的文都想跳樓兩次
熟能生巧 不管是什麼事 習以為常 不管是怎樣的事
奢望也好,我還是想碰觸我最喜歡的世界

灯 20110307

留言:

留言:フォーム













秘密留言: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