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如同恆星般冰冷空寂地懸在虛空之中。

上午十點二十六分,對雷的恐懼終於驚嚇起昏睡中的我,一股作氣、沖出房間、沒忘了穿拖鞋,但整間房子卻是空蕩蕩的,回響著雷聲的震撼。


昏睡總佔了我大把大把的空閒時間
這樣惡習的養成只能說是不知不覺了
至今仍可以回憶起
午後的暖陽通過淡綠簾色充斥小房間內
風的來到讓紗幕一陣陣掀動
隨著光陰轉動而更動強弱位置
窗外的芒果樹上總是吵個不停
過動兒般的麻雀相互打鬧玩耍
偶爾有幾隻嚴肅優美的白頭翁停落在上
雖然是昏昏沉睡中
但我總能感覺到這一切
透過薄薄的眼皮
意識飄出了身體之外
趴在房間上方角落
靜視這一切、不容打破的透明空氣

我喜歡昏睡的感覺
虛幻的刺激讓人沉迷
也許是這已經是種病了
有些許的害怕
惶恐沒人來叫醒這美好的一切
模糊虛幻的世界
但至少吃飯時間一過
就有好心人來敲敲房門
但也要過吃飯時間…

這都是曾經了
過去的過往,只能在腦海中細細嚼味那些美妙
基於時間恐怖至極的速度
昏睡的背景換成了昏暗的小房間
牆的另一面不再是生動、翠綠的自然
呼嘯而過的車聲夾帶雜亂的喇叭
我想這不是等價交換
至少對我來不是
這樣環境使我有些抗拒睡眠
但那是必要的
如果想活的能夠親自呼吸不需要人提醒

當我捲縮在微涼的床墊上
時間正好是世界相互碰觸之時
分不清楚夢境或現實
大腦仍不停的轉動
藏在眼皮下的球體也是
溫暖的來源完全消逝後
重重被敲擊的房門提醒我時間到了
我會滾動身體借力坐起
搖晃著腦袋坐在床邊緣
黑暗的空間讓我感到混亂依然伴隨我身旁
而當我打開被燈泡照亮的房間
即使眼皮被刺激的張不開
無力支撐的腳的確是踩著實心
我仍然覺得
一切都是不真實
而我仍在昏睡中
在沒有陽光的小房間。

留言:

留言:フォーム













秘密留言: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