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死我了...

力量如同颶風或閃電,無時無刻充溢在周圍,從皮膚到每一根髮絲。生活輕易得像個以童話開頭、卻是黑色童話结束的噩夢一般。


當我那模糊的舊眼鏡被打破時
被碎玻璃扎刺的手
斗大的血珠緩緩流過掌心
即使它無法帶給我清晰的世界
且充滿了大大小小的刮痕
我還是捨不得、捨不得…
可最大的危機已經佈開了羅網
我沒法看清一切了,現在
有些冰涼的液體碰到了臉頰
那應該是雨水
就像是水桶從天空傾盆而下
沒了視力的自由
我哪都無法去
只能撐著傘縮在野外的椅子上
但沒想到連傘內都滴下水珠
該死的奸商…

磅礡的雨聲充斥著濛灰灰
時間過了許久
我仍然縮在石椅上
手中握著那些碎玻璃
沾上了闇紅的透明
抓著那些東西把手伸出傘外
接連不停的水滴洗掉了那些血色
不過手中的血疤卻沖不掉
當手伸回傘內時
椅子上卻突然多了副眼鏡
我認得它
兩年前在家小店裡看過
那裏的眼鏡都帶著一點蠢味
但是卻都獨特
眼前這個大概就是最蠢的一副了
所以才會記得吧…

拿起來試戴了下
度數的確不符合
但現在也無從選擇
透過不熟析的鏡子看世界
這可是用生命開玩笑
把那些玻璃放進了口袋
想札就札吧,我有的是血來流
儘管這副眼鏡我不清楚是不適合我
也很擔心會不會反倒是害了我
不過俗語總說船到橋頭自然直
等撞到港口上再來想吧
戴著蠢斃的眼鏡
順著標示走
穿著充滿汪洋的鞋子
毫無限度卻也限制的路呀…




留言:

留言:フォーム













秘密留言: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