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年時間的盡頭
臨近了

害怕、緊繃、憤怒
從身體裡迸裂出

狂躁離去後
緊接著無力感迎面襲來

不是任何人
只有自己
反鎖在真空的箱子中

逐漸
感受不到血液的流動
輕微的風煽動翅膀
海面下沉乾枯

一個又一個凹陷的床墊
緊緊貼著驟降的體溫

BREATHING

濕潤鮮紅的肺無絲毫的破損之處
未意識到之前仍如此
它停駐在高聳的尖端
當空氣擠進狹窄的咽喉時
如願以償,它放聲尖叫
天幕垂落下數條絲線
低語呢喃地祈求

過去未曾思考過
如同改變的街道般
維持足夠的氧份在流動血中
遠比無噩夢的夜來臨更困難

張口大笑再也不是天贈予的禮物
那將伴隨一次次的暈眩


MOOD

真是不可思議,不是嗎?
身體被分成了很多段
手掌心冰冷潮濕
上臂中點的熱卻散發不去
像似有冰和火流動中的胸膛最無法忍受
而深藍色的腳永遠打不進任何的紅

我為此感到焦慮
一道道精心烹調的佳餚點燃於墨黑的石窯裡
桌上散落已缺頁的手工食譜
消失的頁面上盡是鋼筆劃破的痕跡
腦、肺和心各自掌廚
溫熱的血液哪邊都不靠近,安穩的沉默

恐懼、焦慮蔓延已達到睜眼可見的地步
微小荊棘的刺深插到藍色的軀幹中

smash

牙齒甜膩的令人發疼
激動地要撕裂胸腔的心臟呀
手指緩緩撫摸過去的檔案
沾著水氣的睫毛顫動不停
夢美著美著就因為是夢
但在可以安然睡去前
張大眼面對世界吧......

20120411

玩弄
戲耍
眼皮也裝上了操弄細線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