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ait

回到家後的三個月後
才開始漸漸感到腳掌貼住地板那種穩定的感覺
希望日夜正常的作息能讓快爆發的疾病安靜地沈睡
現在只能等待,焦慮不安的等待
總感覺花了比其他人更多的時間品味錯誤
讓人沈浸在羞愧與難堪內

還記得想要的
忘卻了也罷

手像是無法控制般的
反覆拿捏著那些情緒
一再的放入嘴裡,咀嚼、啃咬

乾澀難嚥、甜膩似蜜
更多的是藏在那之下的哽咽
和著緩慢的深呼吸

令人著迷、陷入其中的日常
戀上規律、愛著習慣
昏眩的做了場醒不過來的夢

沒有關係毫無關聯

見到了幾個孩子,他們---
像是燃燒著的一團火,無窮無盡
喜悅、悲傷、憤怒
那麼多情感毫無掩飾的全展現在眼前
看著,火似乎燒著了伸展出來的手指末梢
僅僅只是看著,硬化的金屬裂出了紋路

我討厭死人、厭惡病人
沒辦法接受、更無法映在眼裡
他們總是會離開,以飛快的速度
留下凹陷下的床墊和無法呼吸的我
我知道你很努力,努力地想活下去
我也盡了全力,讓自己在你面前可以一直撐住
也許沒有,我逃開了

這故事還沒完結
等待金屬破裂,等待

近兩年時間的盡頭
臨近了

害怕、緊繃、憤怒
從身體裡迸裂出

狂躁離去後
緊接著無力感迎面襲來

不是任何人
只有自己
反鎖在真空的箱子中

逐漸
感受不到血液的流動
輕微的風煽動翅膀
海面下沉乾枯

一個又一個凹陷的床墊
緊緊貼著驟降的體溫

年復一年

一年的時光比起飛逝
更像是讓人給剪去了一大格
我們分別站在不同的紙面上
旁邊各立了不同色、型的人事物
當我們小小地往哪邊邁了一格
他們便會一件件地彈立起
混亂的顏色阻礙了彼此的視野
漸漸的看不到對方也是正常的吧
你白色的手淹沒在繽紛的色紙中
晃動的細小的手指像是瀕死的鳥兒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