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自己的無能而哭泣已經是第幾次了呢
要是能更深刻地把極限烙印在意識裡就好了
想要 想要 想要做些什麼
卻 什麼都做不到
停止錯誤的認知
我 就是如此

改變得像是新生
不過裏頭還是一樣破爛
沒想過得鼓起那麼多次的勇氣
幾乎是毫不猶豫地
接受了平靜死亡是最理想卻艱辛


仍未改變
眷戀著以前的每張照片
那些一首首放進歌單的音樂
完美的幫回憶切割分段
還是害怕與其他人有所連接
也許還是浸泡在錯誤的藥水中
鐘擺搖晃的幅度混淆了意識

Just wait

回到家後的三個月後
才開始漸漸感到腳掌貼住地板那種穩定的感覺
希望日夜正常的作息能讓快爆發的疾病安靜地沈睡
現在只能等待,焦慮不安的等待
總感覺花了比其他人更多的時間品味錯誤
讓人沈浸在羞愧與難堪內

還記得想要的
忘卻了也罷

手像是無法控制般的
反覆拿捏著那些情緒
一再的放入嘴裡,咀嚼、啃咬

乾澀難嚥、甜膩似蜜
更多的是藏在那之下的哽咽
和著緩慢的深呼吸

令人著迷、陷入其中的日常
戀上規律、愛著習慣
昏眩的做了場醒不過來的夢

沒有關係毫無關聯

見到了幾個孩子,他們---
像是燃燒著的一團火,無窮無盡
喜悅、悲傷、憤怒
那麼多情感毫無掩飾的全展現在眼前
看著,火似乎燒著了伸展出來的手指末梢
僅僅只是看著,硬化的金屬裂出了紋路

我討厭死人、厭惡病人
沒辦法接受、更無法映在眼裡
他們總是會離開,以飛快的速度
留下凹陷下的床墊和無法呼吸的我
我知道你很努力,努力地想活下去
我也盡了全力,讓自己在你面前可以一直撐住
也許沒有,我逃開了

這故事還沒完結
等待金屬破裂,等待
Material by 青の朝陽と黄の柘榴/Template by Ophelia